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靖鉴强博客

政经 策略 原点智慧

 
 
 

日志

 
 
关于我

深圳市企业经营战略研究会会长,深圳大学管理学院特邀教授,中国经营大师论坛执行主席,天助联合物联网络平台联席会议主席,著有<说教者><中国古代贤人智慧>,《我是最伟大奇迹》、《中国经营大师的智慧》《原点智慧》等著作。 联系邮箱:shenzhenbaijue@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深圳农民几代人白吃房租合理吗--关于中国土地市场公平问题的探讨  

2013-12-03 17:15:12|  分类: 经济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场并不总是均衡的,这个道理很浅显。比如,深圳农民的房屋出租一栋房子一年几十万、上百万收入,被拆迁的话补偿金更是惊人的动辄过亿元,而内地城市郊区的农民被征地、房子被拆迁,可能补偿金仅仅是几万元,租金一年的收入可能也就几千元。同样是地,同样是房屋,同样是国家的集体财产,但在不同的地方,价格和价值却不一样,我们一般就会说这就是市场的作用,我们会以市场经济的紧缺理论合理的解释这一切。
但我们忽视了一点,这个土地,从概念上讲并不是这个农民的,它是集体的,是国有的,只不过现在让这个农民拥有,这个拥有者因为占据了市场的优势,就可以几代人什么也不用干的吃下去,成为一个食红利的阶层,而原因就是,它出生在深圳并且作为村民拥有了一栋或数栋房子。这荒谬吗?不荒谬。但是,这个现象产生的基础不公平。很多的其他农民就会问:为什么他们可以这样白吃白喝的享受国家的资产,而我们偏远的农民却拼死拼活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这个土地不都是国家的吗?至少目前,这并不能算做是他们的私有财产,我们不认为这是他们命好,他们什么也不干是不对的,是剥削,这是不公平造成的。对这样的质问我们其实没有办法给出合理的回答!
我们是属于公有制为基础的国家,至少在土地问题上,我们知道,一切国土均属于国有。既然是国有,那么,所有国人对土地均具有均等的权利,也就是说,中国的土地它属于所有的人民,这个土地上的收入也应该归为所有人民。那深圳的食利者而言,他们既然没有买走房子下边的土地,土地既然不属于他们,他们就应根据土地的价值来上交土地使用金,他们可以扣除自己家庭成员的使用面积,而多出的、用来经营的就要上交土地使用金。这样的话,我们才认为是公平的。那么,如果他们不愿意,他们说,这是我们的收入,那么,很好办,你可以买断土地,按市场的价格来买卖土地,你把购买土地的资金上交给国家,你就可以随意来处置你的资产了。
但问题也来了,既然,深圳的农民这样,那全国的农民都要这样,这可行吗?当然可行。农民自己使用的是你作为国民应该享受的待遇,这个不需要缴纳费用,但你用来经营,你那多余的部分产生了价值,你就应该根据产生的价值,按比例来上交给国家土地使用金。这些农民也可以买断土地权,可以把它变为私有财产,当它成为私有财产,他就可以买卖。我们当然也可以做得更细致,比如,在你没有买断土地之前,规定多少人均面积是农民自己可以使用的,你多建的部分在规划的范围内是可以的,他没有用来经营闲置着国家可以不收费用,一旦经营,就需缴纳土地使用金,你可以在缴纳使用金的过程中,来摊平你建筑的成本,这样一来,国家对土地的管理就比较简单,也不会产生我们前述所说的不公平问题。
这些,我们解决起来应该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什么?问题是,深圳的土地买卖可能一亩地要几十万、几百万,而贵州的农民的宅基地,一亩地要买下来的话可能就会只有几千元、几万元,这个买卖的标准是什么哪?当然这就是市场做的事,市场来决定这个土地它应该买多少钱,市场会产生流动,会慢慢实现均衡,比如,当很多人看到贵州风景好到那里去购买土地,贵州农民会认为有很多人买,就会向政府去购买,政府就可以制定一个土地价格交易的走势表,根据需求来确定土地的价格,需求越大价格越高,这样,全国的市场也会慢慢趋向均衡。当然,土地的使用金收取,也是这样一个问题,它根据不同的市场标准确定不同的上交额度,或者,采用一个固定的标准就可以解决。
当然,发达地区土地的价格就会很高,不要紧,有需求就可以。发达地区的农民购买时就按当地市场的标准,全国土地市场是不均衡的,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走势图,土地使用者和土地购买者根据这个走势图来确定自己是使用还是购买,这样,我们在解决市场的公平问题时,我们用一个全国统一的土地市场,也解决了中国土地实际上没有归属人的问题--我们这样说并不唐突,土地属于人民但人民并不能决定土地的归属,决定者是政府,而政府实际上是没有这个权利的,政府官员的意志往往会代表人民利益,而这个代表我们知道并不总是正确的,而且,它容易滋生腐败。
我们粗略地看,目前我们对土地问题的解决其实并不需要太复杂的思路,运用市场公平原理就可以合理的解决,具体过程的细节问题当然会很多,但应该讲,在周全考虑的基础上都能够解决。
这里边真正的问题在于:政府收到了关于土地的钱,这些钱怎么使用,它的使用权需不需要界定?还有,我们其实一直有一个担心,就是,当农民手里的土地都可以买卖,一大部分农民可能会贪图眼前利益或者不会经营,在卖完土地后很快花光了手里的钱,会成为无业的游民,成为没有根的人,在中国历史上这曾经不止一次的为这个民族带来过灾难,我们怎么解决这一问题?
我们会在下一个专题来论述这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63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