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靖鉴强博客

政经 策略 原点智慧

 
 
 

日志

 
 
关于我

深圳市企业经营战略研究会会长,深圳大学管理学院特邀教授,中国经营大师论坛执行主席,天助联合物联网络平台联席会议主席,著有<说教者><中国古代贤人智慧>,《我是最伟大奇迹》、《中国经营大师的智慧》《原点智慧》等著作。 联系邮箱:shenzhenbaijue@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商业社会最令人厌恶的几类人  

2009-02-05 11:26:55|  分类: 道德说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提这个话题,我们最先蹦出的两个字估计是小人。思维惯性。

中国人一直最痛恨小人,所谓小人是一个笼统的称谓,孔子对小人的解释很模糊,其实,孔子对很多的事理解释都很模糊,因为他不是哲学家,仅是个教育家,教育是因材施教的,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环境那些话是有道理的,但在抽象的角度,他的学说高度不够,没有绝对精神和哲学基点,比如,他说“惟有女人与小人之难养也”就把很多人搞的很糊涂。我一直觉得,孔子其实就是某一个望族的年龄最大的老爷爷,又当过官。走过很多国家,所谓见多识广,就跟后辈断断续续讲些做人的道理,只不过他讲的有人记载下来,其他的老爷爷讲的没人记而已。我骨子里觉得“五四”批孔没有错,现在其实还应该批。我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我觉得中国人的很多毛病、很多劣根性从根源上还得从他老人家那里找。

比如说小人的概念,孔子之所以没有给个标准,是因为他给不了标准,他的君君臣臣、礼、仁等概念都不是绝对精神的东西,没有超越尘土和俗世,从最本原的意义上,他没有给人生一个确定的高度,我们知道,良知不是高度,良知是构不成人生信仰的,所以,什么是小人?不合乎我们认知标准的我们都可以称之为小人。于是,中国人很难搞,把对方骂成小人的时候,你不知道他在用什么标准,而且,是不是出于良知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所谓难搞就在此,三十年代的泰斗们用“老猾”来介定中国人,但许多中国人在这么骂别人小人的时候完全是处于天性或习惯,很单纯和天真的----这个民族整个被孔老夫子给弄晕了,我不负责人的认为,我们都晕了几千年了。

如果我们一直是孔夫子受青睐的农业大国,国人的一些人性缺点,在那样的社会还不会太明显,人情世故往往就代替规则,但在商业社会这些劣根性被无形放大后特别刺眼、还会特别让人不舒服。不少企业人总在讲营商环境的恶劣,其实,恶劣中最为甚者就是我们一直以来称为国民劣根性的人性弱点。所以,我反对用小人的概念,前边讲了,他没有标准,是一个谁都可以拿来贴的标签(当然是贴别人),也许,骂别人小人最多往往正是一个小人也未可知。

所以,商业社会最讨厌的类型不包括小人的概念。也许最后还是可以划到这个类别里去的,但那不是我们讨论的范畴,我想说的更具体些。第一是忘恩负义的人。这个与我们的人情大国有关系。我们最在乎什么?感恩。你可以不还我钱,但你得感谢对吧?你更不能恩将仇报对吧?在这个误区中中国的商人们受伤最重,因为他们最在乎。其实,在商业规则范围内,感不感恩不重要,合乎规则你即使有恩我也可以不感谢,这个早晚人们会有所适应。关键是很多中国人管你规则内还是规则外一概恩将仇报,我就剽窃你、我就模仿你的技术、我就泻你的密、我就单起炉灶跟你对着干、我就带你的客户走,难道有利益我不去做么?那不是傻瓜是什么?利益是爷,感恩得排到孙子辈去。我知道,很多商人们被背后干了一枪一辈子都耿耿于怀。但没办法,我们是在孔老夫子的中国。第二类人是流氓。我要找你麻烦,先踩一下你的脚,你反应了,生气了,我跟着就开始动手了,要的就是这个借口,我欠你一点钱你就生气了,好了,因为你态度不好,剩下的就不还了,想告你就告吧!我骗你是因为你态度不好、因为你自以为了不起、因为你不懂得做人、因为你某个地方得罪了我等等。其实,很多中国人不是不懂得诚信,他就是不愿意守诚信,但他不诚信了还得有个借口、有个说法,这才是让人真正受不了的地方、这才是流氓得让你无话可说的地方。这里,良知是不起作用的,鲁迅说的把你鼻子上涂个白点再笑你花脸正是良知的巧妙运用:中国人聪明,你看我坑了你我还能够作到心理平衡、理直气壮。第三类人是偏狭之人,你只要一个地方、某一次得罪了我,你只要不服我的气、你只要挣钱比我多或者比我富、只要我看不顺眼你,我就不放过你。有权我就整你,有机会我就拆你。穿小鞋搞阶级斗争我们是特长,从宫廷时代的几千年我们就开始了。这样的人一般当不了大老板也没可能当,但在企业里当个中高层往往搞的鸡飞狗跳,反正企业不是他的,弄杂了换地方就是。这些人是很会利用规则的人,商业社会嘛,我在规则内整你,叫你有苦说不出。其实,这是商业社会破坏力最强的一批人,我们的仇富很多时候就是从偏狭来的,我们的妒才也是从这里来的,所以,我的意见是一定要小心身边聪明又心比天高一心向上爬的人。我们不宽容是有历史的,我就不说孔子了,但我们现在存在一个信仰的真空追根源可以追到他。

我很佩服老子,他的东西是可以让我们改掉这些毛病的。但老子的东西太深奥,不容易普及。借用文革中的一句话,没办法,孔夫子阴魂不散哪!

  评论这张
 
阅读(391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